靈(羅斯)、瀾(六月雪)、百里香工作中。
 
  蟬撕心裂肺的叫著,火辣辣的陽光無情的侵蝕著生物表皮,無力吹起的熱風,這種天氣真的想讓人罵髒話。
 
  「好熱……」六月雪蹲在樹下抱怨著。
 
  左邊站著是剛認識的羅斯,他居然還能在這麼熱的天氣穿著長袖,右邊還有個可愛的大姐姐百里香,很神奇的一滴汗也沒流。
 
  「你真的叫做雪耶!都快融化了。」百里香微微的笑著,遞給六月雪一張濕紙巾。
 
  有女生來接工作真是太好了,六月雪帶著感謝的心情接過濕紙巾。
 
  基本上今天三人都聚集在這裡,都是因為收到訊息說附近有工作可以接,因為百里香是三人中年紀最大的,所以把她提出去當組長。
 
  決定好隊員組長之後工作詳細內容就傳過來了。
 
  OO公寓,多次被人投訴年久失修已成危樓,但每次都會發生各種災禍導致拆除工程無法進行。
 
  有個工人曾經表示,在晚上聽見公寓有人唱著兩人三腳之類的童謠,但是那間公寓已經被封鎖,不可能有小孩可以跑進去玩。
 
  做過多次法會仍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所以今天三個人的任務就是把作亂的鬼找出來,然後驅趕。
 
  總金額十二萬,一人可以拿到現金四萬元。
 
  期限,從現在算起的十二小時內。
 
  「四萬呀!房租有著落了。」羅斯抬頭望著被雜草埋住的公寓。
 
  「那個……我們先來互相認識一下吧!」百里香有點怕怕的,畢竟突然跟陌生人在荒郊野外找鬼。
 
  六月雪先說了,本身可以聽得見鬼說話等等,一開始的確會害怕,現在已經習慣了,雖然家裡不缺錢,不過想幫自己加點零用錢才接工作的。
 
  羅斯是陰陽眼,看鬼看了幾十年卻沒有近距離接觸過鬼,所以有很多好奇和疑問,自己住在一間公寓裡靠著微薄的薪水生活和付學費,因為這個工作很符合自己的興趣和需求才想試試看。
 
  百里香,基本上已經把鬼當人看了,雖然自己家很有錢,但是想藉著這個機會多多磨練對付鬼的方法。
 
  「重點是,我覺得會唱童謠的鬼應該只是個小孩。」
 
  「啊?」六月雪偏著頭,「就算是小孩也是很強的鬼,話說我們要怎麼驅逐呀?」
 
  「跟他們一起玩?」羅斯提出了一個嚇死其他兩個人的方法。
 
  「你怎麼確定他們想跟我們玩?」六月雪又跟百里香要了一張濕紙巾。
 
  羅斯指了一下公寓窗口,「剛剛那裡有個小孩跟我們招手。」
 
  其他兩人順著看過去,什麼都沒看到,不過招手就是歡迎的意思嘛?
 
  由羅斯走在最前面,穿越快變成叢林的雜草,終於到了公寓大門。
 
  「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呢!」百里香輕輕打開鐵門,裡面除了蜘蛛網和灰塵沒什麼特別的。
 
  六月雪直接朝走廊深處大喊,「我們是來調解糾紛的,快出來談。」
 
  不說還好,一說完一股冷風迎面而來像是寒流低溫只有十幾度,百里香想轉身開門卻發現門被鎖住了。
 
  「被很老梗的反鎖在鬼屋裡了呢!」羅斯苦笑著。
 
  「所以現在是要進去嗎?然後很老梗的走散之類的嗎?」六月雪邊說邊走到警衛室櫃檯翻找一些東西。
 
  三人最後決定還是先站在警衛室這裡找東西,因為這公寓是危樓,就算沒被鬼嚇死也有可能先被什麼剝落水泥砸死。
 
  百里香在佈告欄上面發現有趣的東西,「這個!」她趕緊拿到桌上給大家看。
 
  這是一個兩人三腳的玩遊戲方法,先湊足三隻腳綁在一起,然後大家一起唱:一腳兩腳三角形,四腳五腳多一隻腳,多餘的腳要砍掉。
 
  「真是有趣的遊戲呢!」羅斯居然還能笑出來。
 
  「只要玩了這個遊戲鬼就出來嗎?」百里香的手有點顫抖。
 
  也只能硬著頭皮玩了,羅斯比較高站中間,百里香在左邊,六月雪站右邊。
 
  「好囉!那我們就慢慢走,盡量不要走離太遠門口。」羅斯搭上兩個人的肩。
 
  所有人吸了一口氣,「一腳……」
 
  「啊!」三個人默契很差才踏出第一步就跌個東倒西歪。
 
  「不是說先用右腳起步嗎?」百里香皺著眉。
 
  「我這裡是左腳呀!」六月雪很不自在的扭動腳踝。
 
  「我站在中間最難走!你們不能慢一點嗎?」羅斯還在傻笑。
 
  花了一番功夫,三個人終於談好該怎麼起步,不過還是唱不到第二句又跌的亂七八糟。
 
  「就說我是左腳啦!」
 
  「我穿裙子腳不能抬這麼高啦!」
 
  「你太矮了,能不能把腰桿打直呀!」
 
  「是你太高了!我才十六歲!正值青春發育期好嗎?」
 
  三個人一邊用詭異的姿勢往前走,也沒發覺自己已經離門口很遠了,一直失敗的情況下來想說走樓梯會不會比較好。
 
  結果都走到四樓還唱不完,而且還搞的灰頭土臉。
 
  「夠了!」六月雪惱羞成怒,「管他能不能走,唱完就可以了吧!」
 
  看見六月雪已經氣到頭上冒煙,其他兩個人也只能配合了。
 
  「一腳……」
 
  「噢!」
 
  「兩腳……三……」
 
  「啊!」
 
  「三角形,四腳……」
 
  「好痛!」
 
  「五腳多一腳……」
 
  「痛痛痛,我是左腳啦!」
 
  「多餘的腳要砍掉!」
 
  三個人終於唱完,累的趴在地上喘氣,不過唱得這麼爛不知道那隻鬼受不受理。
 
  吱--
 
  黑暗的走廊深處傳來某種鐵器拖拉的聲音。
 
  『多的要砍掉。』
 
  一個像是泡在水裡幾個月的腐屍一跛一跛的走來,因為已經爛不成形,看不出他的性別。
 
  「啊--!」
 
  三個人齊聲尖叫成就了世界高音的水準,而且默契突然變好,在腳綁在一起的情況下一起在公寓裡亂竄。
 
  「你不是說那是小孩嗎?」六月雪看了一眼羅斯。
 
  「也許還有其他鬼,你不是看不見鬼嗎?那你為什麼跟著一起叫?」
 
  「聽得見也很可怕好嗎?」
 
  「現在怎麼辦啦?」百里香都快哭出來了。
 
  三個人最後跑回警衛室,蹲在櫃檯裡不敢出來,之前都只有遇過搗蛋鬼的經驗,現在遇到這個會殺人的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應付。
 
  羅斯又苦笑了,「繩子解不開呢!」
 
  「真的假的?」六月雪從抽屜翻出美工刀和剪刀,不過塑膠繩居然弄不斷。
 
  「所以我們要除掉那個鬼才可以分開嗎?」百里香拿出手機顯示無訊號,想打電話救援也來不及了。
 
  「好吧!」六月雪找了一個有點長的鐵條,「我會一點點劍道。」
 
  「不過你看不見鬼在哪呀!」羅斯也站出來了,「我跟百里香告訴你鬼在哪裡,然後你試著打打看。」
 
  試著打打看,這意味著鐵條有可能會穿過那隻鬼囉?
 
  反正也想不到其他辦法,眼見那隻鬼拖著一把生鏽西瓜刀朝著警衛室走來。
 
  聽得見鬼的喘息,六月雪冒著冷汗緊握鐵條。
 
  「現在打左邊!」羅斯說。
 
  還沒舉起鐵條百里香又說,「換右邊!」
 
  「又是左邊!」
 
  「過去右邊了!」
 
  「是哪邊啦!」六月雪這次居然炸毛。
 
  羅斯有點無奈,「他一直扭來扭去,呃……現在天花板上。」
 
  六月雪不知道扭來扭去是怎麼回事,不過三個人突然往各自的方向倒去,好像是那隻鬼跳過來攻擊誰了。
 
  「羅斯!」百里香一手不知道抓什麼,羅斯則好像被誰壓住了。
 
  「現在是怎樣?有兩隻鬼嗎?」六月雪拿著鐵條直接在羅斯上方用力揮過去。
 
  聽見碰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飛去撞牆,看來打到鬼了,而百里香接住鬼的西瓜刀。
 
  鬼似乎被惹毛,速度很快的衝向百里香,齜牙列嘴面目猙獰,像是饑餓的野獸直撲而來。
 
  百里香一急,直接拿西瓜刀朝鬼的左眼戳去。
 
  那隻鬼立即跪在地上哀嚎幾聲。
 
  「我們不想傷害你,快點坐下來跟我們好好談談。」羅斯已經拿了一張椅子過來。
 
  三人知道自己可以傷害鬼時,馬上就認知到就算不用詩經符咒,他們也可以讓鬼魂飛魄散。
 
  按著流膿的左眼,那隻鬼嗚嗚幾聲才安靜坐在椅子上。
 
  「對不起。」百里香拿出衛生紙給那隻鬼,「那個,你為什麼要一直待在這裡呢?」
 
  『這裡是我家!』
 
  「已經不是了,在建商請更厲害的人來之前快點離開。」六月雪把腳上的塑膠繩剪開,看來那隻鬼已經無害了。
 
  『我不甘心!我不要走!我要殺……』
 
  「好吧!」羅斯露出笑容,「讓你魂飛魄散比較快。」只見羅斯拍拍六月雪的肩。
 
  『……好吧!不過要跟建商說幫我辦個超度法會。』
 
  「那你現在要去哪裡?」百里香問,只見鬼搖頭。
 
  「你可以去住建商家呀!」羅斯指著地上的封條,上面有寫建商公司名稱。
 
  「對耶!這樣還可以確保建商真的有辦超度法會。」百里香拍了一下手。
 
  終於跟鬼談合,鐵門也可以打開了,那隻鬼很神奇的隨風飄走,應該是去建商家了。
 
  三個人終於可以鬆口氣,哈拉幾句後各自回家。
 
  羅斯回家發現現金就放在自家玄關中央。
 
  六月雪的現金竟然放在冰箱,而前是在肚子餓找食物時發現的,家裡的人也剛不在家。
 
  百里香的錢放在床上,她發現後直接匯入銀行,還把戶頭帳號傳給人力公司,跟他們說下次轉進戶頭裡就好。
 
  過了許久,某人的手機發出叮咚。
 
  又是一個工作,那這次誰會來接呢?

 

  --
  廢叭:
  冬天真的到了,最近逐漸進入冬眠狀態XDDD
  個人很喜歡冬天,夏天最讓人討厭w
  以前寫鬼故事的靈感多半是自己的日常(偶爾是夢境)
  兩人三腳真的是很惡夢的遊戲,完全是破壞親情、友情的無趣東西w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