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妃與曲清被關在一個特製玻璃櫃裡,其實如果要暴力破壞應該還是有辦法的,不過初雪和靳禕還在他們手哩,不能輕舉妄動。

  而被抓住的初雪和靳禕也被關在另一個玻璃櫃,只是他們在隔壁房間,而且玻璃櫃裡也關了另一個人。

  「嗯、咳,精神病院的小朋友,你們好呀!」

  渾身酒氣的大叔提著一壺酒,把這裡當自己家一樣悠哉的灌著酒,初雪和靳禕一起窩在角落望著奇怪的大叔。

  明明拿著長杖、穿袈裟、戴佛珠,為什麼還喝得爛醉如泥,而且從面相看來就是個會去電車上偷摸女性屁股的大叔。

  感覺很危險呀。

  「之前你好像有來過精神病院。」初雪上下打量著大叔,聽說主管暴力捕獲別組織的成員,當時要把那個成員接回去的時候不少同學都貼在窗戶上看。

  大叔慵懶的臥佛在地上,「我叫做酒僧,就是那個緣律的負責人啦。」

  「負責人居然被抓來這裡……」初雪對這大叔仍有戒心,總覺得大叔說的話有一半都不能相信。

  「所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酒僧搔搔後腦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過這裡的女性員工個個火辣,叔叔我不小心就被騙來這裡了。」

  初雪對酒僧投以鄙視的眼神,對酒僧的信任度大降低好幾個百分比,原本的評價就不是很高了,現在大該是負百的狀況。

  「初、初雪……」靳禕拉拉初雪的衣襬,臉上有些小恐慌。

  靳禕指著玻璃櫃的角落,玻璃跟玻璃之間連接的地方有奇怪的黏糊物在蠕動。

  黏糊物差不多有拇指大小,不過隨著持續蠕動好像有變大的趨勢。

  該不會他們放什麼生化怪物,時間一到生化怪物就會長大把玻璃櫃裡的人全部吃掉。

  想到這裡靳禕抖了抖,而初雪還是用輕蔑的眼神望著黏糊糊的物體。

  看初雪和靳禕對黏糊物這麼有警戒心,酒僧爬起來走到黏糊物前仔細的看了看,隨後笑著扇扇手。

  「呀……應該是被你們帶進來的吧,放心啦!只是一個喜歡吃東西的史萊姆。」

  「……」

  酒僧的結論一點安慰效果沒有,不過靳禕聽見是跟著自己或初雪進來的,皺起眉回想一下,是去了什麼地方才會被這東西黏上呢?

  此時,另外一個房間的妃和曲清。

  「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嗎?還真是有禮貌。」妃臭著臉望向玻璃櫃外悠哉喝茶的葉如詩。

  曲清坐在妃身後靠著玻璃牆,原本想抽菸卻發現沒帶到菸,有點失落的嘆口氣,「喂,有菸嗎?」

  葉如詩輕放下茶杯,揚起嘴角溫柔的笑著,「不好意思,我討厭菸酒的味道。」

  「你這傢伙到底想幹嘛。」妃不想跟葉如詩廢話太多,而曲清不疾不徐的模樣也讓她有點煩。

  「當然是研究力量呀,我一直在尋找你們這種能力強大的人類,不過要找到和抓到實在非常麻煩呢,果然還是找身邊早就知道的資源比較快。」

  葉如詩一臉惋惜的按著額頭,把朋友做資源好像很沒人性,不過,這些朋友也沒把葉如詩當作朋友吧。

  妃跟曲清都覺得葉如詩病的不輕,從第一次知道能力者存在時就變成這樣了,不然以前葉如詩只是一般的心理變態而已。

  「所以你最終的目標是什麼?」曲清打了個呵欠,她總覺得葉如詩做的每件事情都是很無趣無聊的。

  葉如詩仰著笑了笑,「我想要成為神,我要擁有掌控萬物生死的能力。」

  妃露出一抹嘲諷的冷笑,「所以你認為奪走我們的力量或靈魂就可以超越神了嗎?」

  「當然不可能囉。」葉如詩交疊著雙腳一手撐著臉,「不過,如果捕捉到那傢伙看見的幻覺就不一定了。」

  「主管的幻覺嗎?都說是幻覺了怎麼可能抓的到。」曲清也聽說過主管常看見紫髮女人的事情,不過她跟妃都看不見那個女人,除了主管之外也沒有任何人見過,所以他們都覺得室主管真的有精神病。

  葉如詩翻開下午茶桌上的一個文件,輕鬆的說著,「你們見到莫頤了吧?她不但看到了,還跟那個女人說對話喔。」

  聽見莫頤這兩字,妃感到不解的挑起眉,雖然有猜想過莫頤就是如嗜的成員,不過,莫頤做的工作挺讓人意外的。

  找到主管的幻覺並跟那個幻覺對話。

  「喔。」曲清發出一聲驚嘆表示對莫頤的敬佩,「所以你們得到什麼結論?」

  「沒有。」葉如詩有點不開心的闔起文件,「莫頤完全沒把問到的事情跟我們說,還帶著我們研究多年的藥物離開,不過在逃離的半路被我攔截殺死了,但是藥物和訊息完全沒了。」

  妃環手抱胸若無其事的說,「那個藥物被我們處理掉了,至於訊息她也完全沒跟我們說。」

  葉如詩一臉失望,「虧我這麼善待她,結果在她的研究紀錄裡面只有『門』一個字呀。」

  一個字能代表的的確很多,妃和曲清知道主管跟門的關係,但這又跟幻覺有什麼關係?

  「我可以問一下莫頤帶的藥物有什麼功能嗎?」曲清半舉著手問到。

  「那算是煙火吧,莫頤用她的能力帶來一份大學論文,那是一個叫做累遠的人寫的,以累遠的推論為基底製造出那顆東西,不過那份文件後來也被莫頤燒毀,資料也被她刪除。」

  妃瞇起眼感覺到微妙的氣氛,因為累遠這名字好像收入在敲鬼門的就資料庫裡呢。

  曲清想到主管差點把煙火吃下去不禁噗哧一笑,還好主管沒吃,不然吃煙火自殺這種死法真的太蠢了。

  「莫頤的能力是什麼呀。」曲清終於覺得有件事不讓她無聊了。

  葉如詩苦笑,因為莫頤是讓他又愛又恨的一個員工。

  莫頤的能力就是穿越時間,她跟葉如詩說自己原本的空間,因為一個教授偷了學生的論文做出一個滅世煙火所以毀滅了。

  也就說,這個空間的莫頤是從平行世界穿越過來的,那麼這裡原本的莫頤去了哪裡?

  誰知道呢?

  總之,只要莫頤使用能力就可以看見主管的幻覺,令人意外的是,主管的幻覺可以離開主管的身邊,莫頤並不是在主管身邊看見那個幻覺的。

  而是在小眷村的廢墟裡,原本只是想看看主管過去的莫頤突然看見有一個女人的頭放在圍牆上,後來對話之後才知道就是一直煩主管的紫髮女人。

  葉如詩知道後當然不可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只有莫頤能跟那個幻覺對話,一開始進行的挺順利的,帶來累遠的論文又知道關於能力者的各種資訊。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莫頤突然叛變,害如嗜的研究斷了一大截。

  「我的總結就是,那個幻覺並不是幻覺,而是夾在時間之中,所以那女人可能也是人。」葉如詩一臉信誓旦旦的說著。

  「你的意思是主管也有穿越時間的能力嗎?不然怎麼也能看見?」妃半信半疑,不過葉如詩說的聽起來也挺合理的。

  「這就要問他囉,畢竟我也只能推斷嘛。」

  就在曲清想繼續發問時,葉如詩的手機響了,接起電話像是聽見什麼好消息,葉如詩笑的更燦爛。

  「喔……不會吧。」曲清感覺到不妙,「主管來了?」

  葉如詩笑著點頭,然後站起身打開身後的門,門口就站著穿著黑色西裝黑手套,戴著白色面具的男子。

  妃原本想結印弄破玻璃卻被葉如詩舉起食指警告。

  --別忘了還有兩個小朋友在我手上喔!

  「呿!」

  不爽的放開結印的手,妃換瞪著主管,葉如詩的邀請根本就是超級明顯的陷阱,主管腦袋有洞嗎?為什麼要來?

  葉如詩走到主管身邊拍拍他的肩,「其實不過就兩個小孩嘛,居然可以讓你乖乖聽話呀。」

  主管沒有回應只是打開葉如詩的手,得到這麼無理的回應葉如詩仍笑著,反正主管現在就是任人宰割的一頭羊嘛。

  「你以前很耐打呢,現在不知道怎麼樣了?」

  葉如詩說完的瞬間一腳踹中主管的右腳迫使主管跪下,接著抓起一邊的鐵椅朝主管身上猛砸。

  「主管!」妃又想結印,但葉如詩側過臉微笑,同樣是在警告妃確定要反抗嗎?

  踢了踢倒在地上的主管,葉如詩一手扳起主管的臉開心的說,「怎麼悶不吭聲的,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懂得取悅人呢。」

  主管還是不發一語,葉如詩原本和善的笑臉突然變得僵硬,接著又開始一連串粗暴的拳腳踢。

  曲清也看不下去了,不過才剛站起身什麼都還沒做葉如詩就轉身對妃和曲清大吼。

  「再惹我不開心,我就殺了你們全部的人!」

  「真的比以前更瘋了……」曲清不爽的瞪著葉如詩,不過什麼也沒辦法做,只好繼續站在一邊看。

  葉如詩不知道是打累了還是興奮過頭,暫時站在一邊喘幾口氣,然後一腳踩著主管的頭磨了磨。

  「我的成績全都比你好,我父母都很愛我,我受人崇拜尊敬,個性脾氣也比你好多了,為什麼成為神的人不是我呢?」

  對葉如詩而言有能力的人就是被神選上的人,而像溝鼠一樣苟延殘喘的主管居然就是那個被選上的人。

  主管的成績每次都低空飛過,個性差勁卻有朋友,明明愛遮頭朝臉說話又傷人,卻有人喜歡他,而且就算主管害死自己的朋友也沒人怪他。

  這樣失敗的人居然擁有看得見鬼的能力,而且沒經過特別訓練或拜師學藝就自己領悟能力的使用方法。

  表面上葉如詩人人口中誇讚的天才,但事實上真正的天才,是主管。

  低空飛過的分數是主管覺得考這麼高會被老師關注很麻煩,加上自己個性這麼好卻一個知心朋友都沒有,葉如詩便開始有了忌妒心。

  反正主管在葉如詩家本來就是多出來的小孩,所以偶爾欺負主管父母也不會有意見,而主管也很能忍,如果忍不住就會跑出去。

  因為跟妃還有曲清還有她的交情都很好,在別人家借住幾天也很常見,可是葉如詩都會去找警察或通報社工說主管都翹家什麼的,千方百計就是要把主管抓回家才可以繼續欺負。

  用忌妒主管才能才會建立如嗜,這理由太幼稚了,所以以理智的說,是為了成為神才建立如嗜的。

  欺負主管只是附加的目標。

  繼續踩著主管的頭,葉如詩彎下身子對主管輕輕的說,「要不叫個幾聲讓我開心一下,否則我會玩死那兩個小孩喔!」

  原本沉默不語的主管總算有點反應了,只見主管趴在地上面具的碎裂成數塊散落在四周。

  「好吧……」主管的聲音比以往的低沉,葉如詩沒發覺開心的歪著頭想聽聽看主管怎麼叫。

 


  「咩--」

 

  --

  廢叭:唉唷,是誰偽裝成主管跑來亂呢XDDD

  相信我後面會各種超展開亂入,是說主管真的沒有穿越時空的能力,只是單純被變態騷擾了(艮

全站熱搜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