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累了,坐下來喝杯茶如何?

15.

 

  「快點!大門被突破了!」外頭的執事滿頭大汗喘吁吁的對士兵大吼,許多僕人忙著拿家具巨擋住門窗,祭司們忙著布結界,士兵則在外頭和暴民廝殺起來。

 

  來不及逃出去的溯咎和艾爾妮莎窩在一間書房裡,看著窗外如野獸般大肆入侵瘋狂亂砍人暴的民和不知所措的士兵,現在外頭簡直就像樹屋遠方的小型戰場,現在跑出去絕對會被暴民或是冰亂打成蜂窩。

 

  溯咎縮回身子,看看艾爾妮莎左手,傷口非常的深,還不斷流出鮮血,溯咎把桌巾抽起來摺好先幫愛爾妮莎做個簡單的包紮,在把窗簾扯下來披在艾爾妮莎的身上,艾爾妮莎一直低著頭不斷的發抖,溯咎也不強迫艾爾妮莎非要說些什麼,總之兩人暫時縮在大書桌後面,等走廊的人群散去之後在看看了。

 

  「姬百合……為什麼……?」原本沉默不語的艾爾妮莎忽然喃喃自語起來。

 

  「你見到姬百合了?」溯咎才忽然想起怎麼不見姬百合的身影?

 

  「嗯,而且姬百合好怪……」艾爾妮莎回想起姬百合在走廊上自行消失,冷眼看著自己被士兵壓倒也沒來幫忙逃跑,艾爾妮莎無法相信姬百合會這麼自私冷血。

 

  「對不起……」姬百合忽然出現在窗邊,水汪汪的大眼看不出姬百合的心情。

 

  「姬百合!妳沒事吧!」溯咎站起身朝姬百合走去。

 

  「不要過來!不可以靠近我!」姬百合退後好幾步,雖然從口氣可以聽出姬百合非常緊張,不過姬百合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溯咎露出不解的神情。

 

  「姬百合……這就是妳之前說的『逆我』的副作用嗎?」縮在角落的艾爾妮莎緊緊的皺著眉。

 

  「如果是因為副作用讓妳沒辦法去救艾爾妮莎,那也是沒辦法的呀!」溯咎伸出手想要拉姬百合,可是姬百合卻用力打開溯咎的手。

 

  「不可以!在這樣去我會害死你們的!我現在……我現在……我連我自己有什麼感情都不知道!胸口傳來陣陣灼熱的刺痛,想為你們做什麼卻又做不了!誰知道等一下出去的時候我會不會先逃跑?還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你們被殺掉?我沒救艾爾妮莎,我也沒救赤咎,在你們之中可以輕易殺人的明明就只有我,我明明有那麼強的力量……」

 

  姬百合赤紅的雙眼在昏暗的書房中就像火焰一樣熊熊燃燒著,憤怒自責,僅管面無表情,眼神中還是傳出無法釋懷沉重的感情,「不想失去你們!」,姬百合氣自己為什麼有那麼強的力量卻又不能幫助自己最重要的人?那需要這種力量還能做什麼?

 

  「我一直都相信姬百合會保護我們。」艾爾妮莎滿臉是淚的奔向姬百合,然後緊緊的抱住姬百合,惡魔的是沒有體溫非常冰冷如蛇蠍般的生物,雖然艾爾妮莎的體溫因為失血也沒很高,但姬百合還是感覺到一點的溫暖,終於也跟著哭了起來。

 

  「妳還是有感情的不是嗎?」溯咎拍拍姬百合的背,既然姬百合有感情了就表示副作用消失了,那接下來也可以一起行動。

 

  艾爾妮莎和姬百合趕緊把臉上的淚擦一擦,現在要先去找赤咎,士兵應該沒有那麼多時間跟赤咎打,如果赤咎躲起來的話士兵也不會去追了,畢竟外頭的暴民比一個小鬼頭可怕多了。

 

  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三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回老爺房間附近,房間裡的老爺當然被送去急救然後逃命去了,溯就進到房裡查看有沒有赤咎的身影,只見房間非常凌亂而且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赤咎應該是到別的地方去了,大夥繼續朝別的地方搜尋赤咎的身影。

 

  「血……」艾爾妮莎望著地板上一灘灘亂噴亂灑的血跡,其他兩人也湊上來,看血亂噴的樣子應該是不同人的血,還有一些盔甲武器的殘渣,在繼續走下去還可以看到一塊不完整的人體殘肢。

 

  「看起來像是被撕裂的樣子……」姬百合看著地上的殘肢,就像是被怪物拉扯最後活生生撕開的樣子,就連武器也是碎裂的很不尋常,難道是有怪物跑進來宅子裡了不成?

 

  「赤咎?」溯咎望著走廊盡頭滿身是血的少年。

 

  「太好了……你們沒事……」赤咎望了一眼三個人,然後體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三人也不管地上的是血還是肉塊或是肉醬,急忙跑去扶助赤咎,然後隨便撞進一間房間把門鎖上,溯咎拿起凳子上的花瓶把裡面的水都到在赤咎身上,意外的是赤咎身上一點身都沒有,不過赤咎看起來累壞了整個人躺在椅子上動也不動,艾爾妮莎把披在身上的窗簾拿來擦掉赤咎身上的血。

 

  「這圈紅紅的是什麼?」艾爾妮莎發現有淡淡的紅色圍繞著赤咎。

 

  「難道……」姬百合露出極度苦惱的表情,姬百合非常清楚,因為她也有一樣的力量,不過死神得到這種力量的話,就稱為『零點』。

 

  姬百合不安的咬著下唇,看著窗外熊熊烈火交錯著尖叫及吶喊,既不能留在屋裡也不能到外面去,到底該怎麼辦?一直躲在某個安全的房間裡嗎?可是哪是安全的?說不定會有哪個僕人還是士兵隨時衝進來也說不定,鎖著門也會被懷疑,因為這裡沒有一間房門是鎖的。

 

  「總之,我們想辦法撐到早上。」溯咎捲起袖子在房間裡翻找有用的東西。

 

  「怎麼做?」姬百合悄悄打開門,外面有幾個手忙腳亂的僕人在奔跑。

 

  如果大家一起行動,就要有一個人負責帶頭,一個人負責移動赤咎,基本上艾爾妮莎背不動赤咎,而且也沒有攻擊能力,所以姬百合帶頭,溯咎負責背赤咎,這方法也許可行,不過遇到士兵或暴民該怎麼辦呢?

 

  艾爾妮莎沒有攻擊能力,溯咎背著赤咎也沒辦法馬上回擊,如果姬百合發動『逆我』說不定又會因為副作用消失不見,大家一起行動也許不是一個好辦法。

 

  「分散行動吧!」姬百合認為三個人和一個傷患一起行動,成功的話當然是大家都平安,失敗的話說不動又會有人受傷或著失蹤,那不如一開始就先分成兩組,然後約好見面地點。

 

  姬百合跟赤咎一組,邊換房間邊移動,溯咎和艾爾妮莎一組,想辦法跑到後花園,山洞就在後花園,洞口沒有很大,埋在樹叢中也不容易發現,基本上快點衝進去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如果沒辦法到洞口就躲在下午茶的房間裡等待大家會合。

 

  溯咎和艾爾妮莎點點頭,姬百合再探出頭查看走廊,發覺附近的電燈暗了不少,大概是這區塊要突破了要趕快隔離之類的,總之,先讓溯咎跟艾爾妮莎出去後姬百合才扶起赤咎緩緩移動到下一個房間。

 

16.

 

 外面的炮炸和尖叫聲越來越大而且接連不斷,宅邸大門已經被攻陷了,這個宅邸被分為三等分,前院、中院、後院,姬百合等人目前正在中院,洞窟的位置在前院和中院的交界處的花園,中院現在正處於警戒狀態,對外的門窗幾乎都被祭司的魔法結界封閉著,姬百合一邊觀察結界動態一邊移動著。

 

  就在不久前遇到一堆士兵,為了不引起士兵注意姬百合只好暫時躲進房間裡,溯咎他們則快步離去,所以現在是分開的狀態,不過大夥相約在茶會房間會合,姬百合和赤咎雖然可能會慢一點到,但現在最重要的是在不受到傷害的情況下移動到那間房間。

 

  「姬……姬百合……」躺在沙發上的赤咎壓折額頭痛苦著叫著門口的姬百合.

 

  「醒來啦?」姬百合關上門,走到赤咎身邊查看赤咎的身體狀況。

 

  「我是不是……」赤咎表情扭曲著,看來頭非常的疼。

 

  「你把一堆士兵解決了,真是幫了大忙。」姬百合把手放在赤咎額頭上,手掌發出微弱的光芒,先幫赤咎做個簡單的治療。

 

  「其實我現在全身痛的像是火在燒……」

 

  「副作用……使用之後才發作真好呀!」姬百合喃喃唸著。

 

  「我果然……到達零點了嗎?」看來赤咎在戰鬥的時候就知道自己達到零點了。

 

  「是啊!而且你還能自由操控力量沒有爆走呢!」姬百合聽說很多死神都沒辦法操控零點的力量,最後變成喪心失瘋的殺人狂,能不能控制力量在發動的一瞬間就決定了,如果意志不夠堅強就會永無止境的進行殺戮。

 

  「姬百合……當妳學會『逆我』的時候心理在想什麼?」

 

  「嗯……惡魔在某個階段的時候就會得到這個力量,力量個屬性跟當時的環境和想法有關聯,我嘛!當時剛好在戰場,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我會在戰場,總之我覺得四周很吵,很多血味和鐵銹味,有人在逃命有人在互砍,我覺得很吵很亂,當時我希望時間停止,什麼都聽不見,什麼都感覺不到……接著,我就學會『逆我』了。」姬百合眨眨水汪汪的鮮紅大眼。

 

  「這樣啊……我當時只想著『如果不把這些人殺了,大家就會有危險』,想要更快更敏捷更強大的力量,撕裂那些士兵就跟撕裂洋娃娃一樣簡單,其實我也下了一跳。」

 

  站在黑暗角落中的萊姆拿著筆記本寫著『單純的殺意也可以使死神達到零點,但那種單純是純潔無雜質乾淨的殺意,只想著一定要殺掉,而沒有怎麼殺?殺了之後又如何處理?等等的想法。』

 

  『為什麼要把這個不重要的東西記下來?』肥貓用尖尖細細的爪子輕抓萊姆的肩膀。

 

  「『零點』是一個很複雜的力量,記下來之後我要回去好好研究。」

 

  每個人都會有一股腦想殺人的時候吧!假使說每個死神都能達到零點,那應該會有很多達到零點的強大死神,也會有很多失控變成殺人狂的死神,『一定要殺掉』這個想法在瀕臨死亡或是像赤咎那樣的死胡同時常常出現吧!

 

  故事書裡的赤咎看起來十幾歲而已吧!會著麼無情嗎?而且姬百合學到『逆我』的時候並沒有想著殺人之類的想法,是想著『消失』,完全沒有殺意,是惡魔本來就這樣嗎?還是說……

 

  『喂喂喂!給我專心看故事呀!漏掉精彩的部分我可不會倒轉重播喔!』肥貓用爪子撥弄著萊姆捲曲蓬鬆的自然捲。

 

  「執著……」萊姆似乎想通了什麼。

 

  『這個書的作者,也就是北風,她也在研究零點喔!她當時也說了這個詞。』

 

  故事書不只單純記載姬百合他們的故事,還記錄了皇族醜態和神祕力量的秘密,如果認真去思考的話就會發現到達力量的方法,繼續看下去說不定還會看見控制的方法,而且這本書還透露出皇族的秘密通道和建築裡的路線,也難怪麴爺要我燒掉故事書,因為這本書的紀錄太完善了,被有心人拿到的話說不定會做什麼危險的事。

 

  『不過執著不是答案喔!不管怎麼想都還是有矛盾的地方吧!』肥貓悠哉的望著自己的爪子。

 

  的卻,執著也是每個人都會的,現在知道的事,每個人都有機率達到零點,可是卻有些人輕易就可以達到了,就像年紀輕輕的赤咎,而且還可以控制力量,這到底有什麼玄機呢?

 

  赤咎、溯咎、艾爾妮莎三個人都有深陷戰場的經歷,為什麼沒達到零點?身陷戰場應該都是腦盡腦汁想活下去吧!渴望存活,這種執著還不夠讓人達到零點嗎?

 

  『不要在想了!到底想不想看故事呀!』肥貓不耐煩的在半空中翻滾著。

 

  「喔!好吧!」先看完故事在想吧!說不定看到最後可以了解到什麼。

 

  於是,姬百合他們繼續移動,大概是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肥貓靶場景轉換到溯咎和艾爾妮莎那邊,艾爾妮莎手上的傷似乎很嚴重,桌巾已經被血染紅,血沿著艾爾妮莎的手腕流出,每走幾步就低幾滴血,艾爾妮莎的表情有些蒼白,看來不是傷口發炎就是愛爾妮莎失血,為了不讓溯咎擔心,艾爾妮莎一直把手藏在披肩底下,溯咎也因為要注意路上安全而沒注意艾爾妮莎的傷勢。

 

  「跟緊囉!接下來的走廊沒有遮蔽物。」溯咎緊拉著艾爾妮莎的右手。

 

  兩人先躡手躡腳的躲到一個藝術品後面,確定沒人時一股作氣往前衝,溯咎跑的很急很快,艾爾妮莎努力想跟上,但看他滿頭大汗氣喘吁吁,雙腳看起來使不上力,右手被溯咎拉著不得不跑,這樣看起來就好像溯咎拖著艾爾妮莎跑一樣。

 

  「溯咎……」艾爾妮莎虛弱的喊著溯咎,可是溯咎只回答「在忍忍。」,然後頭也不回的拖著艾爾妮莎繼續往前跑,好不容易跑到有房間和遮蔽物的地方,卻撞上了一群士兵。

 

  「你們……」糟糕的事還遇到阿爾瑟斯,不過阿爾瑟斯是投影像,大概是去晚會的時候得知家裡被攻陷了,所以用投影像回來告訴僕人要帶走的貴重物品吧!

 

  「不好了!艾爾妮莎快走!」溯咎正想回轉身折回去,結果艾爾妮莎卻整個人癱在地上。

 

  「快!抓住他們!」阿爾瑟斯趕緊下令,士兵有接忙亂的壓制住溯咎,至於艾爾妮莎根本不用壓制,已經無力的趴在地上了。

 

  「大小姐,請問要怎麼處裡這兩個人?」一個頭盔上插孔雀羽毛的士兵一手掐著艾爾妮莎的脖子,然後舉高到阿爾瑟斯面前。

 

  「呃……隨便……我很忙,先走了!」阿爾瑟絲擺出厭惡的表情,然後影像就消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夢墨輓歌 的頭像
夢墨輓歌

看過嗎?夢中的茶會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草
  • 可以要夢貘的FB嗎 >___<
    上次在台論看的那個網址進不去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