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過了三天,十幾個身穿皇族御用軍盔甲的騎士出現在樹屋下,有個穿著紅白相間膨鬆滑稽禮服的小八字鬍中年男子,男子跳下馬用質疑藐視的眼神看著樹屋,接著拿出一條白手帕擦擦臉上的汗水,看起來在猶豫到底要不要進去樹屋,或者,那個男子根本不想接近樹屋。

 

  「馮格蘭!」阿爾瑟絲在窗口朝著那名男子大吼,男子馬上單膝跪下,後面是騎士也下馬向阿爾瑟絲跪下。

 

  「大小姐!您沒事真是太好了!」名為馮格蘭的男子聲音顫抖的說著。

 

  「哼!我等等就下去。」阿爾瑟絲離開窗口往客廳走去。

 

  「阿爾瑟絲要走了啊?」艾爾妮莎端著一盆小花想要送給阿爾瑟絲。

 

  「姬百合呢?到哪裡去了?」阿爾瑟絲完全無視艾爾妮莎手上的盆栽。

 

  「他們去打獵了,可能會很晚回來。」看阿爾瑟絲不太想要盆栽的樣子,愛爾妮莎便把盆栽放到窗口旁邊,而阿爾瑟絲在客廳很不開心的打轉。

 

  「我可以給姬百合很多東西,可是姬百合卻不跟隨我……」阿爾瑟絲不耐煩的碎碎唸著。

 

  「姬百合不需要錢,也不需要高級或是豪華的東西。」

 

  「什麼?」阿爾瑟絲氣沖沖的瞪著窗邊的艾爾妮莎。

 

  「呃……我只是覺得姬百合比較需要朋友……」艾爾妮莎被這憤怒嚇傻了。

 

  「所以姬百合不願意跟我走是因為你們這些傢伙嗎?」阿爾瑟絲拉住艾爾妮莎的領子。

 

  阿爾妮莎緊張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阿爾瑟絲緊緊揪著艾爾妮莎的衣領,原本充滿憤怒的眼神忽然轉為平靜,阿爾瑟絲瞇起眼,不知道在打量什麼,阿爾瑟絲頭上浮現了一些文字,也許是阿爾瑟絲的想法吧!

 

  『把這些傢伙除掉姬百合就會跟我走了吧!』阿爾瑟絲這麼想。

 

  「阿爾瑟絲?」阿爾瑟絲強拉著艾爾妮莎到樹屋下面,騎士們早就準備好啟程,艾爾妮莎害怕的想要縮回樹屋旁,但被阿爾瑟絲緊緊揪著根本無法移動。

 

  「馮格蘭,這個是給老爺的!」阿爾瑟絲把愛爾妮莎推倒在騎士們面前。

 

  馮格蘭瞄了一眼艾爾妮莎,熟練的一記手刀打在愛爾妮莎頸部,見艾爾妮莎昏死後隨便叫一個騎士把愛爾妮莎拎回去,阿爾瑟絲還特別吩咐要好好打打扮一下。

 

  騎士團不用一天的時間就回到了城堡,阿爾瑟絲一進門所有親戚朋友都圍上來關心,許多八婆還說了一堆諂媚的話,不過那些八婆在阿爾瑟絲遇到危險的時候是閃的最快的幾個,阿爾瑟絲根本不理會那些親戚,直接往老爺的房門走去,一邊的女僕小聲的提醒給老爺的禮物已經準備好了,阿爾瑟絲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無理的撞開老爺的房門。

 

  「老頭!我回來了!」阿爾瑟絲雙手插腰大聲的對著沙發上骨瘦如材的老爺爺喊道。

 

  「我的小公主,我好擔心妳的安危呀!」老爺泛黃的雙眼瞪的大大的。

 

  「我就知道只有老頭最關心我,所以我有帶禮物給你喔!」阿爾瑟絲瞪了一邊的女僕,女僕趕緊從門後拉出半昏半醒的艾爾妮莎,艾爾妮莎身上的襯衫和熱褲已經換成有點寬鬆的浴衣。

 

  「唉唷!好可愛的小女孩。」老頭忽然變的很有活力,要女僕把愛爾妮莎拖過來一點讓他瞧瞧。

 

  「那你好好玩吧!我要去參加晚會了!」阿爾瑟絲重重的把門甩上,女僕小碎步緊緊跟上。

 

  「那是個男孩吧!這樣老爺不會生氣嗎?」女僕小聲的說。

 

  「老頭絕對會氣死!哈哈!然後就會把他虐死吧!」阿爾瑟絲露出邪惡的笑容。

 

  此時的艾爾妮莎還意識不清的躺在地上,老爺用長滿皺紋粗糙的手摸著艾爾妮莎白嫩的臉頰,一邊發出呵呵呵的笑聲邊想著等愛爾妮莎醒來該怎麼做比較好玩?

 

  「嗚……」艾爾妮莎的頸部傳來一陣酸痛,他微微睜開雙眼,美麗的異色瞳就這樣對上老爺那色瞇瞇的笑臉,朦朧頓時退散,艾爾妮莎一個翻身馬上往有門的地方爬。

 

  「不可以跑喔!」老爺一把抓住艾爾妮莎的腳踝。

 

  艾爾妮莎死命掙脫,隨便拿旁邊的小凳子、燈飾、盤子,反正拿到什麼就丟什麼,不過艾爾妮莎的攻擊都對經驗老到的老爺無效,老爺從桌上拿了一把拆信小刀,一手壓著艾爾妮莎的頭,另一手把小刀插入愛爾妮莎的手左,死死的釘住。

 

  「啊啊啊────!」艾爾妮莎痛的發出慘叫,老爺聽了倒是覺得悅耳。

 

  時間往前推一點,姬百合他們回到樹屋,發現艾爾妮莎竟然沒有待在樹屋裡,跟艾爾妮莎生活那麼久,姬百合他們都知道艾爾妮莎不會一個人丟下樹屋出去,現在麴夈大叔在站場邊境,應該也不會把艾爾妮莎帶在身邊,大家急忙的在樹屋四周尋找,看有沒有線索。

 

  「馬蹄?」溯咎蹲在早上騎士團停留的的地方。

 

  「是皇族御用軍,來接阿爾瑟斯的吧!」赤咎也跑過來觀察地上的印子。

 

  「艾爾妮莎一定被阿爾瑟斯綁架了!」溯咎雖然不知道阿爾瑟斯的企圖,不過那種公主病的女孩會做出什麼慘忍的事都不見怪,溯咎在一邊猜想會不會是艾爾妮莎長的很像女孩所以被帶去當寵物或玩具之類的,皇族的腐爛是眾所皆知。

 

  「從這裡就算日夜不停的跑七天,只也能到小鎮。」赤咎望著長長的馬蹄印,皇族御用軍的馬跟一般的馬不一樣,助跑一段路之後就可以飛在天上的飛馬,而且就算到了大城市也沒辦法知道阿爾瑟斯加在哪裡,畢竟皇族分家可是有幾百個。

 

  「洞窟。」姬百合鮮紅的雙眼對著遠邊的山眨呀眨。

 

  大家抓緊時間,到樹屋裡拿了幾支為了打獵用的長矛,姬百合沒有選擇武器,反正中階惡魔的能力遠遠超過死之國度任何一個士兵,雖然有死神打敗惡魔的例子,但那絕大少數,三個人準備好後用最快的速度在洞窟裡奔跑,既然阿爾瑟斯和平凡的女僕曾經平安走出過洞窟,這代表洞窟很安全,可以放心的直接衝到底。

 

  跑了一小時左右就跑到底了,眼前有一塊很突兀做的很假的巨石,赤咎輕敲一下巨石,明顯可以知道這巨石不但是用木頭製造還是空心的,姬百合一拳打爛巨石,一片綠油油的草原,五顏六百花爭放,這麼漂亮的花園應該只有皇族才有閒錢保養,確定沒有警衛經過後,大夥小心的移動到一間用來喝下午茶的大房間。

 

  「艾爾妮莎會在哪裡?」溯咎小聲的看著門外,看著僕人們在遠方的走廊走來走去,也不知道在忙什麼。

 

  「如果被抓去當玩具或寵物的話,應該會在地窖或是某個老頭房間裡。」赤咎探出落地窗,看看有沒有其他路可以走。

 

  「我可以用『逆我』,我發動的時候別人察覺不到。」姬百合提議。

 

  「那姬百合去找房間,我跟溯咎去找地窖,不管有沒有找到,太陽被覆蓋之前要在洞窟裡集合。」

 

  赤咎眼神中充滿複雜的情緒,姬百合大概知道赤咎擔憂自己的安危,不過姬百合有自信可以讓自己全身而退,而且一定可以找到艾爾妮莎,姬百合一發動『逆我』馬上消失在赤咎面前,赤咎也沒待著看,拉著溯咎沿著花園的樹叢移動,麴夈常常說皇族和貴族的醜聞給他們聽,說到放寵物和玩具的地方就必定是離自己住宅較遠的花園或小屋,因為皇族和貴族都討厭下賤的寵物和玩具。

 

  沿著花叢走的赤咎與溯咎發現宅子裡的僕人們一直處於忙碌的狀態,士兵也都派到圍牆外了,看來是有暴民要闖進來之類的,要趁現在趕快找到艾爾妮莎,晚上暴動絕對會更激烈,到時候暴民殺進來士兵一定也會加強宅子防守,到時候就出不去了。

 

  「去把地窖的門鎖好!」一個執事手上拿了一串鑰匙丟給另一個僕人。

 

  「可以還有一個新來的玩具沒關到地窖裡耶!」一旁的女僕手上拿著很多文件提醒執士。

 

  「老爺房間那個男孩嗎?等老爺玩夠直接殺掉就好了!」執事寫了一個單子別在女僕肩上。

 

  接著執事又到別的地方去忙了,其他僕人跟著執事的離開也漸漸轉移陣地,赤咎和溯咎趁機竄進送餐的電梯櫃裡。

 

  「哥哥,我想到一個好辦法。」既然知道艾爾妮莎在老爺的房間裡,就不用在去地窖了,現在要想一個辦法找到老爺的房間,然後救出艾爾妮莎。

 

  「什麼辦法?」赤咎把送餐櫃的門鎖好。

 

  「送餐櫃應該可以到僕人休息室之類的地方,我們去拿一套僕人制服,這樣就不用東躲西藏了,只要不遇到總管和執事就比較安全。」溯咎拉著繩子讓餐櫃往下移動。

 

  到了最底層,赤咎悄悄打開餐櫃的門,走廊上的房門都寫著編號,看來是僕人休息的房間,兩人小心翼翼的四處走動,終於找到僕人換洗制服的地方,兩人趕緊找合身的衣服套上去。

 

  這時的姬百合一邊維持發動『逆我』一邊感覺艾爾妮莎的氣息,「啊啊啊────!」,艾爾妮莎的尖叫穿透了隔音牆,雖然因為隔音牆的阻隔讓艾爾妮莎的尖叫變的很像蚊子叫,不過姬百合還是聽見了,馬上往聲音來源奔去。

 

  一打開門就看見艾爾妮莎左手被拆信刀盯在地上,一個滿臉皺紋瘦巴巴的老頭壓在艾爾妮莎身上,姬百合原本想要使用『逆我』去救艾爾妮莎,卻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沒辦法動,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艾爾妮莎在地上尖叫,還有一個老頭亂摸艾爾妮莎的身體。

 

  「姬百合在幹嘛?快去救艾爾妮莎呀!」我急得大叫,我差點忘記不管我做什麼都沒辦法改變故事劇情。

 

  「萊姆呀!發動『逆我』的副作用就是『無情』,姬百合發動太久了,所以就變的冷酷無情囉!」肥貓飄在姬百合旁邊咧嘴的笑。

 

  姬百合就在一邊緊咬著下唇,都咬出血了身體還是無法抗拒副作用,只能眼睜睜看著艾爾妮莎被老爺又親又抱,甚至搬開艾爾妮莎的雙腿。

 

  「男的!」老爺沙啞的聲音頓時變的渾厚有力,簡直無法相信艾爾妮莎是男的。

 

  艾爾妮莎見老爺停止動作馬上用右手抽起拆信刀刺向老爺的的胸口,老爺很快回神反射性的往後退,但胸口還是拆信刀劃出一道傷口,艾爾妮莎我著拆信刀往門口跑去,剛好撞上站在門口的姬百合,這時姬百合終於解除『逆我』可以動了,臉上卻沒有表情,血紅雙眼看不出姬百合的想法。

 

  「姬百合?」艾爾妮莎喘吁吁的握住姬百合的手趕快往外跑。

 

  老爺用盡吃奶的力氣按下床邊的警報鈴,鈴一響僕人和士兵馬上為住艾爾妮莎和姬百合。

 

  「姬百合快點發動『逆我』!」艾爾妮莎搖著姬百合的肩膀。

 

  『逆我。』誰知道姬百合一發動就自己消失不見了,只剩艾爾妮莎自己死命跑在走廊上,僅管艾爾妮莎不斷大喊姬百合的名字,姬百合也只是在遠方看著艾爾妮莎被一堆士兵暴力的壓在地上。

 

  「艾爾妮莎!」赤咎穿著僕人制服手上拿著搶來的長劍朝士兵撲上去。

 

  趁赤咎殺進士兵裡亂砍的時候溯咎連忙將艾爾妮莎拉出來,「快出去!」赤咎回頭對他們大喊,雖然很不想丟下哥哥,不過現在留在一旁也幫不上忙,溯咎拉著艾爾妮莎儘可能跑出宅子,從窗子可以看見太陽已經變的紫紅,看來越亮快要將太陽覆蓋了,溯咎直接抱起艾爾妮莎網花園衝,外頭已經有暴民闖進來,大部分的士兵也退到圍牆內加強防禦,在不快一點可能連洞窟都要被士兵圍起來了。

 

  

15.

 

  「快點!大門被突破了!」外頭的執事滿頭大汗喘吁吁的對士兵大吼,許多僕人忙著拿家具巨擋住門窗,祭司們忙著布結界,士兵則在外頭和暴民廝殺起來。

 

  來不及逃出去的溯咎和艾爾妮莎窩在一間書房裡,看著窗外如野獸般大肆入侵瘋狂亂砍人暴的民和不知所措的士兵,現在外頭簡直就像樹屋遠方的小型戰場,現在跑出去絕對會被暴民或是冰亂打成蜂窩。

 

  溯咎縮回身子,看看艾爾妮莎左手,傷口非常的深,還不斷流出鮮血,溯咎把桌巾抽起來摺好先幫愛爾妮莎做個簡單的包紮,在把窗簾扯下來披在艾爾妮莎的身上,艾爾妮莎一直低著頭不斷的發抖,溯咎也不強迫艾爾妮莎非要說些什麼,總之兩人暫時縮在大書桌後面,等走廊的人群散去之後在看看了。

 

  「姬百合……為什麼……?」原本沉默不語的艾爾妮莎忽然喃喃自語起來。

 

  「你見到姬百合了?」溯咎才忽然想起怎麼不見姬百合的身影?

 

  「嗯,而且姬百合好怪……」艾爾妮莎回想起姬百合在走廊上自行消失,冷眼看著自己被士兵壓倒也沒來幫忙逃跑,艾爾妮莎無法相信姬百合會這麼自私冷血。

 

  「對不起……」姬百合忽然出現在窗邊,水汪汪的大眼看不出姬百合的心情。

 

  「姬百合!妳沒事吧!」溯咎站起身朝姬百合走去。

 

  「不要過來!不可以靠近我!」姬百合退後好幾步,雖然從口氣可以聽出姬百合非常緊張,不過姬百合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溯咎露出不解的神情。

 

  「姬百合……這就是妳之前說的『逆我』的副作用嗎?」縮在角落的艾爾妮莎緊緊的皺著眉。

 

  「如果是因為副作用讓妳沒辦法去救艾爾妮莎,那也是沒辦法的呀!」溯咎伸出手想要拉姬百合,可是姬百合卻用力打開溯咎的手。

 

  「不可以!在這樣去我會害死你們的!我現在……我現在……我連我自己有什麼感情都不知道!胸口傳來陣陣灼熱的刺痛,想為你們做什麼卻又做不了!誰知道等一下出去的時候我會不會先逃跑?還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你們被殺掉?我沒救艾爾妮莎,我也沒救赤咎,在你們之中可以輕易殺人的明明就只有我,我明明有那麼強的力量……」

 

  姬百合赤紅的雙眼在昏暗的書房中就像火焰一樣熊熊燃燒著,憤怒自責,僅管面無表情,眼神中還是傳出無法釋懷沉重的感情,「不想失去你們!」,姬百合氣自己為什麼有那麼強的力量卻又不能幫助自己最重要的人?那需要這種力量還能做什麼?

 

  「我一直都相信姬百合會保護我們。」艾爾妮莎滿臉是淚的奔向姬百合,然後緊緊的抱住姬百合,惡魔的是沒有體溫非常冰冷如蛇蠍般的生物,雖然艾爾妮莎的體溫因為失血也沒很高,但姬百合還是感覺到一點的溫暖,終於也跟著哭了起來。

 

  「妳還是有感情的不是嗎?」溯咎拍拍姬百合的背,既然姬百合有感情了就表示副作用消失了,那接下來也可以一起行動。

 

  艾爾妮莎和姬百合趕緊把臉上的淚擦一擦,現在要先去找赤咎,士兵應該沒有那麼多時間跟赤咎打,如果赤咎躲起來的話士兵也不會去追了,畢竟外頭的暴民比一個小鬼頭可怕多了。

 

  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三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回老爺房間附近,房間裡的老爺當然被送去急救然後逃命去了,溯就進到房裡查看有沒有赤咎的身影,只見房間非常凌亂而且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赤咎應該是到別的地方去了,大夥繼續朝別的地方搜尋赤咎的身影。

 

  「血……」艾爾妮莎望著地板上一灘灘亂噴亂灑的血跡,其他兩人也湊上來,看血亂噴的樣子應該是不同人的血,還有一些盔甲武器的殘渣,在繼續走下去還可以看到一塊不完整的人體殘肢。

 

  「看起來像是被撕裂的樣子……」姬百合看著地上的殘肢,就像是被怪物拉扯最後活生生撕開的樣子,就連武器也是碎裂的很不尋常,難道是有怪物跑進來宅子裡了不成?

 

  「赤咎?」溯咎望著走廊盡頭滿身是血的少年。

 

  「太好了……你們沒事……」赤咎望了一眼三個人,然後體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三人也不管地上的是血還是肉塊或是肉醬,急忙跑去扶助赤咎,然後隨便撞進一間房間把門鎖上,溯咎拿起凳子上的花瓶把裡面的水都到在赤咎身上,意外的是赤咎身上一點身都沒有,不過赤咎看起來累壞了整個人躺在椅子上動也不動,艾爾妮莎把披在身上的窗簾拿來擦掉赤咎身上的血。

 

  「這圈紅紅的是什麼?」艾爾妮莎發現有淡淡的紅色圍繞著赤咎。

 

  「難道……」姬百合露出極度苦惱的表情,姬百合非常清楚,因為她也有一樣的力量,不過死神得到這種力量的話,就稱為『零點』。

 

  姬百合不安的咬著下唇,看著窗外熊熊烈火交錯著尖叫及吶喊,既不能留在屋裡也不能到外面去,到底該怎麼辦?一直躲在某個安全的房間裡嗎?可是哪是安全的?說不定會有哪個僕人還是士兵隨時衝進來也說不定,鎖著門也會被懷疑,因為這裡沒有一間房門是鎖的。

 

  「總之,我們想辦法撐到早上。」溯咎捲起袖子在房間裡翻找有用的東西。

 

  「怎麼做?」姬百合悄悄打開門,外面有幾個手忙腳亂的僕人在奔跑。

 

  如果大家一起行動,就要有一個人負責帶頭,一個人負責移動赤咎,基本上艾爾妮莎背不動赤咎,而且也沒有攻擊能力,所以姬百合帶頭,溯咎負責背赤咎,這方法也許可行,不過遇到士兵或暴民該怎麼辦呢?

 

  艾爾妮莎沒有攻擊能力,溯咎背著赤咎也沒辦法馬上回擊,如果姬百合發動『逆我』說不定又會因為副作用消失不見,大家一起行動也許不是一個好辦法。

 

  「分散行動吧!」姬百合認為三個人和一個傷患一起行動,成功的話當然是大家都平安,失敗的話說不動又會有人受傷或著失蹤,那不如一開始就先分成兩組,然後約好見面地點。

 

  姬百合跟赤咎一組,邊換房間邊移動,溯咎和艾爾妮莎一組,想辦法跑到後花園,山洞就在後花園,洞口沒有很大,埋在樹叢中也不容易發現,基本上快點衝進去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如果沒辦法到洞口就躲在下午茶的房間裡等待大家會合。

 

  溯咎和艾爾妮莎點點頭,姬百合再探出頭查看走廊,發覺附近的電燈暗了不少,大概是這區塊要突破了要趕快隔離之類的,總之,先讓溯咎跟艾爾妮莎出去後姬百合才扶起赤咎緩緩移動到下一個房間。

 

EN-o op� �� o:p>

 

  沿著花叢走的赤咎與溯咎發現宅子裡的僕人們一直處於忙碌的狀態,士兵也都派到圍牆外了,看來是有暴民要闖進來之類的,要趁現在趕快找到艾爾妮莎,晚上暴動絕對會更激烈,到時候暴民殺進來士兵一定也會加強宅子防守,到時候就出不去了。

 

  「去把地窖的門鎖好!」一個執事手上拿了一串鑰匙丟給另一個僕人。

 

  「可以還有一個新來的玩具沒關到地窖裡耶!」一旁的女僕手上拿著很多文件提醒執士。

 

  「老爺房間那個男孩嗎?等老爺玩夠直接殺掉就好了!」執事寫了一個單子別在女僕肩上。

 

  接著執事又到別的地方去忙了,其他僕人跟著執事的離開也漸漸轉移陣地,赤咎和溯咎趁機竄進送餐的電梯櫃裡。

 

  「哥哥,我想到一個好辦法。」既然知道艾爾妮莎在老爺的房間裡,就不用在去地窖了,現在要想一個辦法找到老爺的房間,然後救出艾爾妮莎。

 

  「什麼辦法?」赤咎把送餐櫃的門鎖好。

 

  「送餐櫃應該可以到僕人休息室之類的地方,我們去拿一套僕人制服,這樣就不用東躲西藏了,只要不遇到總管和執事就比較安全。」溯咎拉著繩子讓餐櫃往下移動。

 

  到了最底層,赤咎悄悄打開餐櫃的門,走廊上的房門都寫著編號,看來是僕人休息的房間,兩人小心翼翼的四處走動,終於找到僕人換洗制服的地方,兩人趕緊找合身的衣服套上去。

 

  這時的姬百合一邊維持發動『逆我』一邊感覺艾爾妮莎的氣息,「啊啊啊────!」,艾爾妮莎的尖叫穿透了隔音牆,雖然因為隔音牆的阻隔讓艾爾妮莎的尖叫變的很像蚊子叫,不過姬百合還是聽見了,馬上往聲音來源奔去。

 

  一打開門就看見艾爾妮莎左手被拆信刀盯在地上,一個滿臉皺紋瘦巴巴的老頭壓在艾爾妮莎身上,姬百合原本想要使用『逆我』去救艾爾妮莎,卻不知道為什麼身體沒辦法動,就這樣站在門口看著艾爾妮莎在地上尖叫,還有一個老頭亂摸艾爾妮莎的身體。

 

  「姬百合在幹嘛?快去救艾爾妮莎呀!」我急得大叫,我差點忘記不管我做什麼都沒辦法改變故事劇情。

 

  「萊姆呀!發動『逆我』的副作用就是『無情』,姬百合發動太久了,所以就變的冷酷無情囉!」肥貓飄在姬百合旁邊咧嘴的笑。

 

  姬百合就在一邊緊咬著下唇,都咬出血了身體還是無法抗拒副作用,只能眼睜睜看著艾爾妮莎被老爺又親又抱,甚至搬開艾爾妮莎的雙腿。

 

  「男的!」老爺沙啞的聲音頓時變的渾厚有力,簡直無法相信艾爾妮莎是男的。

 

  艾爾妮莎見老爺停止動作馬上用右手抽起拆信刀刺向老爺的的胸口,老爺很快回神反射性的往後退,但胸口還是拆信刀劃出一道傷口,艾爾妮莎我著拆信刀往門口跑去,剛好撞上站在門口的姬百合,這時姬百合終於解除『逆我』可以動了,臉上卻沒有表情,血紅雙眼看不出姬百合的想法。

 

  「姬百合?」艾爾妮莎喘吁吁的握住姬百合的手趕快往外跑。

 

  老爺用盡吃奶的力氣按下床邊的警報鈴,鈴一響僕人和士兵馬上為住艾爾妮莎和姬百合。

 

  「姬百合快點發動『逆我』!」艾爾妮莎搖著姬百合的肩膀。

 

  『逆我。』誰知道姬百合一發動就自己消失不見了,只剩艾爾妮莎自己死命跑在走廊上,僅管艾爾妮莎不斷大喊姬百合的名字,姬百合也只是在遠方看著艾爾妮莎被一堆士兵暴力的壓在地上。

 

  「艾爾妮莎!」赤咎穿著僕人制服手上拿著搶來的長劍朝士兵撲上去。

 

  趁赤咎殺進士兵裡亂砍的時候溯咎連忙將艾爾妮莎拉出來,「快出去!」赤咎回頭對他們大喊,雖然很不想丟下哥哥,不過現在留在一旁也幫不上忙,溯咎拉著艾爾妮莎儘可能跑出宅子,從窗子可以看見太陽已經變的紫紅,看來越亮快要將太陽覆蓋了,溯咎直接抱起艾爾妮莎網花園衝,外頭已經有暴民闖進來,大部分的士兵也退到圍牆內加強防禦,在不快一點可能連洞窟都要被士兵圍起來了。

 

  

15.

 

  「快點!大門被突破了!」外頭的執事滿頭大汗喘吁吁的對士兵大吼,許多僕人忙著拿家具巨擋住門窗,祭司們忙著布結界,士兵則在外頭和暴民廝殺起來。

 

  來不及逃出去的溯咎和艾爾妮莎窩在一間書房裡,看著窗外如野獸般大肆入侵瘋狂亂砍人暴的民和不知所措的士兵,現在外頭簡直就像樹屋遠方的小型戰場,現在跑出去絕對會被暴民或是冰亂打成蜂窩。

 

  溯咎縮回身子,看看艾爾妮莎左手,傷口非常的深,還不斷流出鮮血,溯咎把桌巾抽起來摺好先幫愛爾妮莎做個簡單的包紮,在把窗簾扯下來披在艾爾妮莎的身上,艾爾妮莎一直低著頭不斷的發抖,溯咎也不強迫艾爾妮莎非要說些什麼,總之兩人暫時縮在大書桌後面,等走廊的人群散去之後在看看了。

 

  「姬百合……為什麼……?」原本沉默不語的艾爾妮莎忽然喃喃自語起來。

 

  「你見到姬百合了?」溯咎才忽然想起怎麼不見姬百合的身影?

 

  「嗯,而且姬百合好怪……」艾爾妮莎回想起姬百合在走廊上自行消失,冷眼看著自己被士兵壓倒也沒來幫忙逃跑,艾爾妮莎無法相信姬百合會這麼自私冷血。

 

  「對不起……」姬百合忽然出現在窗邊,水汪汪的大眼看不出姬百合的心情。

 

  「姬百合!妳沒事吧!」溯咎站起身朝姬百合走去。

 

  「不要過來!不可以靠近我!」姬百合退後好幾步,雖然從口氣可以聽出姬百合非常緊張,不過姬百合臉上還是一點表情都沒有,溯咎露出不解的神情。

 

  「姬百合……這就是妳之前說的『逆我』的副作用嗎?」縮在角落的艾爾妮莎緊緊的皺著眉。

 

  「如果是因為副作用讓妳沒辦法去救艾爾妮莎,那也是沒辦法的呀!」溯咎伸出手想要拉姬百合,可是姬百合卻用力打開溯咎的手。

 

  「不可以!在這樣去我會害死你們的!我現在……我現在……我連我自己有什麼感情都不知道!胸口傳來陣陣灼熱的刺痛,想為你們做什麼卻又做不了!誰知道等一下出去的時候我會不會先逃跑?還是默默的站在一邊看你們被殺掉?我沒救艾爾妮莎,我也沒救赤咎,在你們之中可以輕易殺人的明明就只有我,我明明有那麼強的力量……」

 

  姬百合赤紅的雙眼在昏暗的書房中就像火焰一樣熊熊燃燒著,憤怒自責,僅管面無表情,眼神中還是傳出無法釋懷沉重的感情,「不想失去你們!」,姬百合氣自己為什麼有那麼強的力量卻又不能幫助自己最重要的人?那需要這種力量還能做什麼?

 

  「我一直都相信姬百合會保護我們。」艾爾妮莎滿臉是淚的奔向姬百合,然後緊緊的抱住姬百合,惡魔的是沒有體溫非常冰冷如蛇蠍般的生物,雖然艾爾妮莎的體溫因為失血也沒很高,但姬百合還是感覺到一點的溫暖,終於也跟著哭了起來。

 

  「妳還是有感情的不是嗎?」溯咎拍拍姬百合的背,既然姬百合有感情了就表示副作用消失了,那接下來也可以一起行動。

 

  艾爾妮莎和姬百合趕緊把臉上的淚擦一擦,現在要先去找赤咎,士兵應該沒有那麼多時間跟赤咎打,如果赤咎躲起來的話士兵也不會去追了,畢竟外頭的暴民比一個小鬼頭可怕多了。

 

  確定附近沒有人之後,三個人躡手躡腳的走回老爺房間附近,房間裡的老爺當然被送去急救然後逃命去了,溯就進到房裡查看有沒有赤咎的身影,只見房間非常凌亂而且沒有可以躲避的地方,赤咎應該是到別的地方去了,大夥繼續朝別的地方搜尋赤咎的身影。

 

  「血……」艾爾妮莎望著地板上一灘灘亂噴亂灑的血跡,其他兩人也湊上來,看血亂噴的樣子應該是不同人的血,還有一些盔甲武器的殘渣,在繼續走下去還可以看到一塊不完整的人體殘肢。

 

  「看起來像是被撕裂的樣子……」姬百合看著地上的殘肢,就像是被怪物拉扯最後活生生撕開的樣子,就連武器也是碎裂的很不尋常,難道是有怪物跑進來宅子裡了不成?

 

  「赤咎?」溯咎望著走廊盡頭滿身是血的少年。

 

  「太好了……你們沒事……」赤咎望了一眼三個人,然後體力不支倒在血泊中。

 

  三人也不管地上的是血還是肉塊或是肉醬,急忙跑去扶助赤咎,然後隨便撞進一間房間把門鎖上,溯咎拿起凳子上的花瓶把裡面的水都到在赤咎身上,意外的是赤咎身上一點身都沒有,不過赤咎看起來累壞了整個人躺在椅子上動也不動,艾爾妮莎把披在身上的窗簾拿來擦掉赤咎身上的血。

 

  「這圈紅紅的是什麼?」艾爾妮莎發現有淡淡的紅色圍繞著赤咎。

 

  「難道……」姬百合露出極度苦惱的表情,姬百合非常清楚,因為她也有一樣的力量,不過死神得到這種力量的話,就稱為『零點』。

 

  姬百合不安的咬著下唇,看著窗外熊熊烈火交錯著尖叫及吶喊,既不能留在屋裡也不能到外面去,到底該怎麼辦?一直躲在某個安全的房間裡嗎?可是哪是安全的?說不定會有哪個僕人還是士兵隨時衝進來也說不定,鎖著門也會被懷疑,因為這裡沒有一間房門是鎖的。

 

  「總之,我們想辦法撐到早上。」溯咎捲起袖子在房間裡翻找有用的東西。

 

  「怎麼做?」姬百合悄悄打開門,外面有幾個手忙腳亂的僕人在奔跑。

 

  如果大家一起行動,就要有一個人負責帶頭,一個人負責移動赤咎,基本上艾爾妮莎背不動赤咎,而且也沒有攻擊能力,所以姬百合帶頭,溯咎負責背赤咎,這方法也許可行,不過遇到士兵或暴民該怎麼辦呢?

 

  艾爾妮莎沒有攻擊能力,溯咎背著赤咎也沒辦法馬上回擊,如果姬百合發動『逆我』說不定又會因為副作用消失不見,大家一起行動也許不是一個好辦法。

 

  「分散行動吧!」姬百合認為三個人和一個傷患一起行動,成功的話當然是大家都平安,失敗的話說不動又會有人受傷或著失蹤,那不如一開始就先分成兩組,然後約好見面地點。

 

  姬百合跟赤咎一組,邊換房間邊移動,溯咎和艾爾妮莎一組,想辦法跑到後花園,山洞就在後花園,洞口沒有很大,埋在樹叢中也不容易發現,基本上快點衝進去應該就不會被發現,如果沒辦法到洞口就躲在下午茶的房間裡等待大家會合。

 

  溯咎和艾爾妮莎點點頭,姬百合再探出頭查看走廊,發覺附近的電燈暗了不少,大概是這區塊要突破了要趕快隔離之類的,總之,先讓溯咎跟艾爾妮莎出去後姬百合才扶起赤咎緩緩移動到下一個房間。

 

EN-o op� �� o:p>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夢墨輓歌 的頭像
夢墨輓歌

看過嗎?夢中的茶會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