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
累了,坐下來喝杯茶如何?

目前日期文章:20141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不敗大少爺*

各位安//
夢貘又在深夜做遊戲了w
這一樣是簡易養成(前作:不敗嬌千金

製作男生版原本還要更複雜
結果語法就死光啦!只好刪掉重做
這版本主持人廢話很多請別介意XD

大家在玩的時候如果發現不對或是錯誤的地方請告知
如果有擅長製作BASS的玩家也請多多提供建議//(感謝)

有稍微調整難易度,這樣就算不天天做同樣的事情也能達到某個結局
不過每天做不同的事情還是很容易走到壞結局啦XD

共有七種結局:
*敗家子
*幸福的小家庭
*招財貓
*陰陽師
*瘋狂科學家
*黑道老大
*不敗大少爺

其他遊戲:
【敲鬼門】逃離精神病院  
病女*獵奇注意*
不敗嬌千金

文章標籤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46.

  繞到船後方,學長一個轉身就是揭穿安地爾的身分。

  「安地爾˙阿希斯,你到底想做什麼?」

  安地爾淡淡的微笑,不慌不忙的靠在桅杆邊,「來渡假的呀!」安地爾用食指移開漾漾抽出來的槍。

  「看來有小蟲子在身邊真方便。」安地爾眼神飄過來定在我身上,「但是你同學比較容易接近呢!」然後視線又放到漾漾身上。

  「安地爾!」冰炎學長動作很快把漾漾拉到自己身後,「你最好快點離開這裡。」

  口氣很差的對安地爾說道,學長還沒召喚幻武兵器一根銀針就插在他的手臂上。

  看見學長被攻擊我下意識又抓住學長手,這微小的動作在安地爾眼中似乎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把針抽回來,在手裡轉動著那根針,「你沒有比申說那樣難對付,我要繼續渡假啦!我們之後再見吧!」

  安地爾就這樣悠悠的離開我們視線範圍,我還以為安地爾會做什麼恐怖擄人行為,結果就只是為了看我們三個嗎?

  鬆開學長手,我總覺得最近碰學長時好像有什麼怪怪的感覺,難道跟學長說的一樣這種力量不要常用嗎?

  為什麼?我覺得很方便呢! 
  
  啊!難道是學長誤認我對他有什麼特別的意思嗎?而且我剛剛在漾漾面前一直碰冰炎學長,不好!果然不能太常碰學長,不然我說不定會被妖師詛咒千萬年。

  「褚,去看看你的家人,我要處理後續。」冰炎學長看了一眼被札的地方,甩甩手就離開了。

  漾漾轉過頭來看著我,「那我先......」

  「漾漾,我跟學長不是那種關係!」

  「啊?」漾漾愣了一下,一臉不知所措。

  「其實我一直想告訴你,不管冰炎學長做了什麼,他其實都是在保護你。」

  「喔......是嗎......」

  我用力搭上漾漾的肩,「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相信冰炎學長好嗎?」

  「嗯......」漾漾稍微點點頭,臉上明顯充滿了疑惑。

  「啊!我要先去看瑜縭了。」是說瑜縭打戰完後消失不見,不知道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拿出那塊白鋼石,依舊閃閃發亮,希望沒事才好。

  漾漾湊過來看了一那顆白鋼石,「佐,你可以幫瑜縭嗎?能不能至少讓他去安息之地。」

  「漾漾,你跟他說過話應該知道,瑜縭是那種死腦筋的村守神,軟不行就要來硬的呀!」我收起白鋼石,朝著甲板那邊走去。

  「等等!」漾漾叫住我,「你打算怎麼做?」

  「漾漾,你先去看你的家人。」我回頭看了一眼漾漾,「放心,不會把瑜縭殲滅掉的,我要救他。」

  聽見我這麼說,漾漾似乎鬆了口氣,我就繼續朝下方走去。

  站在瑜縭的房門外就感覺到某股熟悉的力量,打開門就發現夏帝和玄鹿在裡面。

  瑜縭貌似乎被灌一拳昏死在床上,而羽裡被夏帝拎著努力的掙扎。

  「啊!你這傢伙!」羽裡看見我更是用力的想掙脫夏帝的手,「這些粗魯的傢伙是你的人嗎?」

  『沒禮貌,我是伶淵之巒的守護神,叫做玄鹿。』玄鹿用鹿角戳戳羽裡。

  「夏帝、玄鹿!你們先不要激動啦!誰把瑜縭打昏的啦!」我讓夏帝放下羽裡之後去看看瑜縭的狀況。

  夏帝拍掉手上的毛,拿出一瓶小罐子,「他的力量變強了,所以只能用強勢一點的作法。」

  「對!」羽裡突然跳了一下,「你做了什麼?為什麼瑜縭的力量一直再增加?」

  我拿出發著光的白鋼石,「把力量灌進去呀!」

  『這明明不是核心。』玄鹿湊過來嗅了嗅,『你又在搞什麼呀?把這塊石頭跟瑜縭連結在一起?』

  「啊?這不是核心嗎?可是......」我訝異的望著羽裡,你們又在騙我。

  羽裡跩著臉,似乎很不想說,「那只是居所的象徵。」他這麼說,又猶豫了一下,「我們的核心一直都在自己身上。」

  「可是佐卻透過白鋼石連結到瑜縭的核心,還導入力量給他。」夏帝接過白鋼石,放在瑜縭胸口讓白鋼石融進去。

  『所以那個村守神奇蹟般的活下來了呢!』玄鹿用蹄在地上踏個兩下,『你之前也對我們做過差不多的事情。』

  我愣了一下,有嗎?我之前遇到夏帝和玄鹿有這樣做過嗎?我怎麼記得是轟轟烈烈的打一場後聊天喝個酒,接著就變成朋友了。

  「祈光擁有絕對淨化,當時我跟玄鹿都是被陰影入侵,是你把祈光大量灌進我們的身體才成功淨化的。」夏帝溫柔地說著。

  原來力量可以強制灌進去嗎?怎麼感覺我越來越方便了,彷彿像行動電源,哪裡缺電我就分給他。

  身後的門突然被悄悄打開,原來是漾漾也來看看情況了。

  「啊!你!」羽裡拉著漾漾往外面拖,大該有什麼事情要跟他說吧。

  我看著床上的瑜縭,就這樣把他強制帶走應該會很我很久吧!不過深深覺得他不該這麼快消失,他的時間應該可以繼續走下去。

  喀滋--

  我抬頭四處張望,好像聽見某種時鐘移動的聲音,就像午夜時針卡進零時那瞬間發出的聲音。

  時間改變了--

  某種幽幽的聲音回盪在我身邊,好像有什麼人在輕聲對我說話。

  「佐,你確定要這麼做嗎?」夏帝打開移動陣之前問了我,「他可能......」

  「我確定!」緊握雙拳,我想我不能質疑自己,不然一定會後悔。

  玄鹿深邃的眸子望著我,『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們都會支持你。』

  「等等!羽裡怎麼辦?船怎麼辦?」我想羽裡也能一起走吧!至於船,可能還待討論。

  「我一起走。」羽裡突然進來,身後的門關上後便消失了,「但你必須保證這艘船往後可以安全航駛。」

  『這種事情交給公會去做吧!』玄鹿聽起來很不想替人收爛攤子。

  「我不相信公會的辦事情能力,但如果是十盟,我願意相信。」羽裡坐到瑜縭床邊。

  等等,我是不是聽錯什麼了,公會不是最大的世界和平組織之類的地方嗎?十盟也就只是十個種族互相扶持,偶爾的確會去幫其他外界人士而已,信任度居然可以比公會還高。

  「的確,公會其實到現在算不善完善,但他們仍舊可以信任。」夏帝如此說道,「你不是不相信公會的辦事能力,你是在質疑佐的能力吧!」

  羽裡聽了微微點頭,「也可以這麼說,畢竟你做事的方式雜亂無章,看不出來是創造主。」

  被他這麼一說好像也是啦!根本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好,我們會人來整修這艘船。』

  「玄鹿......」等等,居然這麼爽快的就答應了嗎?我還以為......

  『我們都說過了,會支持你的決定。』

  夏帝開啟了傳送,把羽裡和瑜縭帶走後,房間裡就只剩下我一個人。

  時間改變了--

  滴答。

  那個聲音又出現了,我知道那是什麼--時間水滴。

  如果沒記錯的話,時間的種族應該是守護時間,讓時間正確運行的種族。

  可是,我好像會不斷的破壞時間,讓瑜縭活下來,我改變了什麼?我只是讓一個世界裡微小的村守神活下來。

  我改變了什麼?

  出去之後我在甲板上遇到了漾漾,他剛剛好像西瑞在一起,不過我看見他時正好是和西瑞分開的時候。

  漾漾一直在看胸口的項鍊,那條項鍊有著時間記憶,能看見一些花花草草和小動物在甲板上奔跑,也有戰爭的氣味散佈在四周。

  那條項鍊是從羽裡那裡拿到的吧!他們剛剛在外頭到底說了什麼。

  「漾漾!」我搭上漾漾的肩讓他嚇了一跳。

  「佐,那個......羽裡跟我說了,你用很強硬的方式把瑜縭帶走了吧!」

  我抓抓頭,「你覺得我做錯了嗎?」

  漾漾搖搖頭轉過看我,「我也不知道,但我覺得那是好事,有點羨慕你們都有力量可以幫助人。」

  「漾漾......」其實你也有力量呀!「那條項鍊是羽裡送的嗎?」

  「喔!對,他還說......妖師......呃......」漾漾欲言又止,看起來很猶豫要不要跟我說整段對話的內容。

  「我有說過妖師是被神派下來看管黑暗種族的族群嗎?」我環起手靠在桅桿上,「你覺得黑暗種族是很壞的種族嗎?」

  漾漾搖頭,頓了頓才繼續說,「不過妖師這個種族做了很多壞事不是嗎?掀起了戰爭什麼的......」

  「壞事的定義在哪裡?戰爭真正的原因又是什麼?很多事情只有表面,很多歷史都被掩埋,這道理很簡單。」我攤了攤手繼續說,「我聽過一個小村莊的習俗,他們會選出一個女人,一個不被人愛的女人,然後讓她居住在破爛的小屋子裡,接著把所有的疾病、犯罪、天災人或都嫁禍給那個女人,她被稱作女巫,女巫最終會被燒死,因為他們覺得是女巫帶來的災禍。」

  「女巫不是什麼都沒做嗎?」漾漾問道。

  「說不定,妖師什麼也沒做。」我回答,讓後繼續說,「範圍縮小一點好了,你覺得一個人的曾曾曾祖父曾經是個壞人,那麼他的後代就會永遠永遠是壞人嗎?」

  漾漾搖頭,我就繼續問,「也許多少會受到影響,也許會背負著什麼,但你仍可以做你自己,如果沒辦法決定自己的種族和環境,那你覺得你能去選擇什麼?」

  「我想......我會選擇我所要的吧!」漾漾說的有點含糊,他好像也不清楚自己再說什麼。

  「你想要什麼?」

  漾漾沒有回答,沉默一段時間後抬頭問我,「佐,如果我是妖師......我是說如果,你覺得我會被怎麼樣嗎?」

  我沒有太多的表情,漾漾已經在懷疑學長了嗎?羽裡應該是察覺到漾漾身上的氣味了,雖然很弱,弱到我都察覺不出來。

  要不是漾漾那天使用力量讓惡鬼王甦醒,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漾漾是妖師。

  「不會,我相信你不會去傷害任何人,我相信他們不會傷你。」

  「佐,那個......你好像可以用氣味辨認種族對吧!那......」漾漾沒說出口,但他用手指著自己,一臉苦笑,好像在等我吐槽他多想了。

  我湊到漾漾面前嗅了兩下,那是人類的氣味,雖然挾帶著黑暗的力量,但是很平穩。

  「你是人類。」我也只能這樣說,漾漾只要沒使用力量就沒有妖師的氣味,但如果對方是鬼族,用心仔細去感應,就算沒使用力量還是能感應的出來。

  漾漾鬆了一口氣,「哈,我還以為你會說我幹麻突然叫你那麼做,哈哈。」

  「漾漾,你身上有不小的力量,正確的使用應該會有強大的影響力。」

  「力量?」漾漾又露出疑惑的臉,「什麼樣的力量?」

  「欸......心想事成的力量吧!你看你希望瑜縭活下來,他就活下來了,之前伊多也是呀!希望伊多活下來,他也活下來了。」

  「可是那不是你做的嗎?」漾漾皺著眉。

  「做某些事情時是需要某些力量支持的,你並不是沒能力,只是不明顯罷了。」

  「所以......我希望中樂透--啊!」

  漾漾話說到一半冰炎學長突然一拳灌在他頭上,「白痴!」

  「冰炎學長?」我倒退了幾步,學長該不會一直在偷聽我們說話吧!

  學長轉過來瞪著我,「不要跟褚這個腦殘說太多瞎話。」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跟漾漾說心想事成,不過妖師的力量簡單來說就是想什麼就會成真不是嗎?

  「欸?所以我到底有什麼力量啦!」漾漾摸著被打的地方。

  「你的力量就是讓旁邊的人跟著變腦殘!」學長又罵了一句,然後把漾漾拖走。

  之後我們下船了,公會和船上的工作人員忙的不可開交,船下也擠滿了媒體記者,漾漾他們辦完手續後幾了一陣子才走到人少一點的地方。

  「佐--!」北風博士從遠方殺來飛撲,「唉呀呀!這趟旅程好不好玩呀!」

  「不要抱這麼緊,快不能呼吸了......」雖然我這麼說,博士還是蹭了兩下才放手。

  漾媽在後面呵呵地笑了幾聲,好像覺得這是很和藹的畫面。

  北風博士很快的招呼幾句,然後就把我拉回異境之鄉,按照往常的程序,身體檢查是必要的。

  不過博士今天似乎特別開心,哼歌又帶著詭異的笑容讓我覺得有點起雞皮疙瘩。

  「瑜縭怎麼樣了?」我躺在床上讓各種水晶掃描我的身體。

  「還不錯呀!他說反正都被強制帶來這裡了,在吵著要回去船上實在太幼稚,所以就留下囉!」

  拿個針筒札了我一下,北風博士繼續說,「他現在適應的很好喔!他自己決定要住在伯拉特神木森,蘭羅已經幫他弄好住處了。」

  「這樣啊......」我望了博士一眼,「博士,我覺得我變弱了耶!」

  博士透過圓圓的鏡片看著我,「之後會更弱,因為接近選擇代表接近死亡,撐過就沒事了。」

  「如果我又死了一次,還可以二次轉生嗎?」

  聽見我這麼問,博士提了提眼鏡,「那老頭告訴你的?」我點點頭博士又說,「也許吧!到另一個世界用另一個身份重新來過,不過還是只能活到二十歲。」

  「重新來過,是指又會變成嬰兒嗎?」

  「沒錯,不過會有一點以前的記憶,也許你會想起誰,也許是記得以前的名字,不過那都不重要,畢竟已經是不同的世界了。」

  我突然感到濃濃的睡意,博士要我快點睡,也許我的力量最後會衰弱到比普通人還弱。

  --

 

47.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敗嬌千金*

各位安安//
夢貘這次挑戰簡易的養成遊戲--不敗嬌千金
下次會帶來男生版的不敗大少爺
但男版製作方面會困難許多,所以下次發布遊戲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啦

大家在玩的時候如果發現不對或是錯誤的地方請告知
如果有擅長製作BASS的玩家也請多多提供建議//(感謝)

遊戲小提示:對千金忽好忽壞很容易被遺忘喔!
所以請盡量集中一個選項進行(要對她好就要好到底)

遊戲結局共五種:
*被遺忘
*不敗嬌千金
*女俠
*魔女的法則
*氣質千金

其他遊戲:
【敲鬼門】逃離精神病院  
病女*獵奇注意*
 
 
文章標籤

夢墨輓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